會員中心 |  會員注冊  |  兼職信息發布    瀏覽手機版!    首付一成開新車!!    人工翻譯 留言板 | RSS訂閱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  繁體中文
當前位置:首頁 > 翻譯理論 > 文學翻譯 > 正文

《四書》外譯歷史介紹

發布時間: 2019-06-11 09:06:25   作者:etogether.net   來源: 網絡   瀏覽次數:
摘要: 利瑪竇曾將中國《四書》譯為西文,寄回本國,國人讀而悅之,知中國古書,能識真源,.....皆利子之力也,這是《四書》的拉丁文...


四書


《四書》《五經》之譯成西方語言,始于明清之際來中國傳教的西方耶穌會士。艾儒略(J. Aleni)在《大西利先生行述》中說,利瑪竇 (Matthaeus Ricci,1552—1610)“曾將中國《四書》譯為西文,寄回本國,國人讀而悅之。知中國古書,能識真源,.....皆利子之力也。”這是《四書》的拉丁文譯本(Tetrabilion Sinense de Morbus )。1591年利瑪竇奉范利安(Alexander Valignari)之命開始翻譯,到 1594年(明萬歷ニ十二年)完成,或說1593年完成。這部譯著已不幸散失。利瑪竇說過:“我知我也模棱兩可地翻譯過幾篇文章,拿來為我所用。”一世紀后,古萊神父在出版了自己翻譯的孔子部分篇章的時候,也曾這么強調:“翻譯目的不在于把中國智慧帶給歐洲學者,而是用來當著工具,使中國人皈依基督”(轉引自莫里斯?羅賓《近代歐洲的“中國神話”》教士們往往用基督教經院哲學穿鑿附會的方法任意詮釋中國經典,力圖從中找出天主創造世界、靈魂不滅、天堂和地獄的存在件非虛構的依據。例如,他們以《詩經》 中有“皇上帝”,《易經》中有“帝出乎震,”《中庸》中有“上天之裁,無聲無具”等語為根據,證明“天主道理,宇宙之內必有一自有無形無像造天地萬物之主宰”(徐宗澤《明清間耶穌會譯著提要》)。進而推導出“天主即經言‘上帝’”,“歷觀古書初知上帝與天主特異以名也”(利瑪竇《天主實義》)的結論。傳教士白晉則走得更遠,他從中國古書中索隱,認為《易經》的作者伏羲乃是亞當長子該隱的兒子埃諾。對《詩經?大雅?生民》的開篇:“厥初生民,時維姜嫄。生民如何?克禋克祀。以弗天子,履帝武敏歆。攸介攸止,載震載風,載生載育,時維后稷!”白晉解釋說:“當她(指姜嫄)鼓足勇氣獻上犧牲時,內心充滿了崇高的愛的意愿,這種愛來自意欲拯救眾生的天上的丈夫,她緩步踏著至親至愛人的足跡前行,全神貫注地等待她的神圣的意愿的決定。她內心的純真的祭獻之情在上帝踉前散發一股沁人心肺的氣味,神靈的美德瞬時便進人她的體內,她那處女的腹中突然感到ー陣騷動,其子后稷就這樣孕育在姜嫄腹中了”(轉引自許明龍、韓琦《康熙的洋欽差一一白晉》)。經過系列極為繁瑣的比照和推導,白晉得出了帝嚳之妃姜嫄便是圣母瑪利亞,后稷便是耶穌,而帝嚳只是一個神話人物的代稱,并無其人,實指上帝。中國人在遠古時代就認識了基督教的全部真理,件將此記載在各種古籍中。但后來由于種種變故,中國人將基餘遺忘了,甚至連祖先留下來的古書也不懂了所以傳教士的任務首先在于喚 醒中國人對基督教的記憶(參見同上文)。


利瑪竇生于意大利馬切拉塔城,16歲中學畢業,入羅馬大學攻讀法律。1571年入耶穌會辦的羅馬學院學習哲學和神學。他在葡萄牙殖民勢カ的支持下,于明萬歷十年(1582年)奉使來中國,起初在廣東肇慶傳教。萬歷二十九年到北京,進呈自鳴鐘等物,并與士大夫交往,主張將孔孟之道和宗法思想同天主教相融合。他曾介紹過ー些西方的自然科學知識。在他帶動下,其他傳教士也卷入譯介西學的行動,形成明末清初介紹西學的高潮。他還帶頭向西方介紹中國儒學,《四書》的翻譯便是實例。 可惜他的拉丁文《四書》譯本,并未出版。


把《四書》譯成拉丁文而又出版的是意大利耶穌會士殷鐸澤 (Prosper Intercetta, 1625—1696)和葡萄牙耶穌會士郭納爵(lg- natius da Costa, 1599~ 1666)。他們合譯了《大學》,取名《中國的智慧》(Sopientia Sinica),1662年(康熙元年)用木板刻于江西建昌,后帶往歐洲。殷鐸澤又將《中庸》、譯出,取名《中國政治倫理學》(Sinarum Scientia Politico 一 moralis ) , 1667 和 1669 年(康熙六年和八年)分別刻印于廣州和印度果阿,1672年重版于巴黎,書末附有《孔子傳》。《論語》的最早譯本,也出十這兩人之手。


歐洲刊印孔子的著作,是在1687年。這一年,比利時耶穌會士柏應理(Philippus Couplet, 1624—1692)在巴黎印行了《中國哲學家孔子》(Confucius , Sinarum Philosophus),中文標題稱《西文四書解》。書中有中國經籍導論、孔子傳和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論語》的拉丁譯文。所譯四書中的三書,均是用的殷鐸澤、郭納爵的譯本,并附注疏。此書據說是給那些到東方傳教的人作參考的,但實際上對教會以外的人也同樣有用。譯本一出版就引起強烈反響。1688年6月,巴黎的《學術報》」有個叫做柏尼埃 (Francois Bernier, 1620—1688)的寫道:“中國人在德行、智慧、謹慎、信義、誠篤、忠實、虔誠、慈愛、親善、正直、禮貌、莊重、謙遜以及順從天道諸方面,為其他民族所不及,你看了總會感到興奮。



微信公眾號

[1] [2] [3] [4] [下一頁] 【歡迎大家踴躍評論】
我來說兩句
評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評論內容:
驗證碼:
【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】
評論列表
已有 0 條評論(查看更多評論)

辽宁快乐12内部出号软件下载